4月以来,央行、财政部等各部委针对债券发行表态频次逐渐提高。

  近期,政府债在个人投资者中的热度居高不下。

  5月10日至5月19日,新一批储蓄国债正式开售。5月11日下午,记者电话咨询广东多家银行网点,额度均已售罄。而在前一日,地方债柜台发售份额也遭热抢。5月9日,广东多家银行今年首次通过商业银行柜台向个人投资者发售地方债,据多名当地银行经理透露,开售当日,多数网点的地方债额度已被抢购一空。

  有市场分析人士认为,受去年国债增发以及地方化债的影响,今年以来政府债融资节奏整体偏缓,市场上“安全资产”较为稀缺。不过,近期政策导向已经逐渐明朗。近期,有关负责人表示,今年计划发行的政府债券规模也不小,未来发行节奏还会加快。受访业内人士多认为,5月下旬或将迎来超长期特别国债的供应落地,在监管推进下,专项债发行也将放量,未来“资产荒”有望缓解。

  储蓄国债抢购热潮持续

  5月10日,新一批储蓄国债(凭证式)正式开售。财政部公告显示,第三期和第四期国债均为固定利率、固定期限品种,最大发行总额300亿元。其中,第三期期限为3年,最大发行额150亿元;第四期期限为5年,最大发行额150亿元。

  从利率上看,此次发行的储蓄国债三年期票面利率为2.38%,五年期票面利率为2.5%,低于去年同期水平。不过记者注意到,与国有大行定期存款利率相比,储蓄国债仍具备一定优势。记者据银行官网信息梳理,目前四大行(中国银行、建设银行、工商银行、农业银行)的三年期定存挂牌利率为2.35%,五年期挂牌利率在2%~2.4%不等。而随着手工补息、压降大额存单等举措持续推进,国有银行高息存款的后门也已被“补上”。融360数字科技研究院市场数据监测显示,3月份国有银行三年期定期存款平均利率为2.369%,五年期定期存款平均利率为2.388%,均略低于储蓄国债利率。

  市场抢购热情也仍在持续。5月11日下午,记者咨询多家国有银行客户经理,均表示额度已售罄。

  “额度基本‘秒空’。基本开售当天上午网点就已经没有额度。”广东一名股份行客户经理告诉记者,很多客户上次没有抢到额度,这次都早早来线下网点排队等发售。网点最早7点就已经有客户来排队了。

  另一名股份行支行主管告诉记者,该行额度是区域共享的。当天所在网点的两名客户购买完成后,区域额度就基本告罄。“我去的网点额度应该不多。基本前面四五个客户就快把五年期额度买完了。”广州一名储户告诉记者,“本来打算买五年期的储蓄国债,最终因为额度不够,‘退而求其次’选择买三年期的储蓄国债。”

  广东地方债柜台发售“秒光”

  储蓄国债热销的同时,广东今年首轮地方债柜台发售虽然利率更低,但也出现“秒光”盛况。

  5月9日至11日,广东省今年首次通过商业银行柜台向个人投资者发售地方债。根据广东省财政厅公告,此次发行的债券为2024年广东省地方政府再融资一般债券(二期)—2024年广东省政府一般债券(四期)(下称“24广东债34”,债券代码:2405278)。该期债券为5年期记账式固定利率附息债,计划发行面值总额不超过140.2187亿元,其中,商业银行柜台计划发行面值不超过20亿元。

  从利率上看,该地方债五年期票面利率为2.20%,低于同期限储蓄国债,略高于建设银行等部分国有大行的定存利率。

  虽然利率优势并不明显,但当天柜台发售依然火爆。“我所在银行网点近期储蓄国债、地方债均有发售。地方债发行时间早于储蓄国债一天,利率更低,但提前咨询者依然较多。”一名国有行内部人士告诉记者,该行分销的地方债柜台额度在10分钟内全部告罄,基本全为个人投资者认购。

  未来资产荒是否缓解?

  部分银行“一债难求”背后,市场“资产荒”等话题愈加受机构关注。不少机构认为,受去年国债增发以及地方化债的影响,今年以来政府债融资节奏整体偏缓,市场“安全资产”相对稀缺。

  2024年一季度,长期国债收益率出现下行,10年期国债收益率从年初的2.56%下降至2.29%,30年期国债收益率由年初的2.84%下降至2.46%,分别下行27BP、38BP。机构对于资产荒的讨论渐盛。

  未来“资产荒”是否会延续?多数机构认为,政府债券供给高峰或即将来临,将一定程度上改变市场“资产荒”局面。

  根据国盛证券研报,2024年以来地方政府一般债和专项债分别发行0.57万亿和1.18万亿元,同比分别减少0.22万亿和0.58万亿元,发行节奏仍慢于去年同期,后续有望加速。

  但4月以来,央行、财政部等各部委针对债券发行表态频次逐渐提高。4月下旬,财政部表示,将根据超长期特别国债项目分配情况,及时启动超长期特别国债发行工作。4月30日,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“加快专项债发行使用进度,保持必要的财政支出强度”。5月10日,央行在《2024年第一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》中称,今年计划发行的政府债券规模也不小,未来发行节奏还会加快。债券市场供求有望进一步趋于均衡,长期国债收益率与未来经济向好的态势将更加匹配。5月13日,市场消息称财政部预计将召开超长期特别国债发行动员会。

  频频表态背后,不少机构判断政府债供给高峰将至。国金证券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师樊信江统计,节后一周(5月6日至5月10日)将发行地方债1695亿元,其中新增一般债39亿元,新增专项债921亿元。新增专项债周度发行规模已超4月全月发行规模(883亿元)。

  据樊信江预测,5月国债净融资或达7500亿元,6月考虑特别国债发行或超8000亿元,5、6月利率债发行规模达2.4万亿元和2.8万亿元,净供给达1.5万亿元和1.3万亿元。“假设供给在5~6月充分释放,利率债供给规模约为4万亿元,同比多增2.2万亿元。”平安证券固收首席分析师刘璐认为,市场的欠配缺口和净供给缺口基本匹配。据她测算,一季度银行和保险两大配置型资金之和的欠配缺口也超过2万亿元。

  不过,市场也有声音认为政府债供给增加,对目前“资产荒”影响有限。一名银行债券交易员认为,目前只要30年期国债收益率触及2.5%,仍有各路资金抢购,市场需求较大。因此,即便5月~6月政府债券供给加大,“资产荒”也有可能持续。

  “(本轮资产荒)核心还是在于社会融资需求不足,大行、非银机构缺资产。简单的债券供给增加可能也无法改变当前‘资产荒’的状态,结束‘资产荒’主要在于社会整体融资需求提高。”天风证券研究所副所长孙彬彬在研报中认为,与2016年低点的比较来看,进一步下行的空间比较有限,未来可能还将在当前位置震荡。